從法律就站在銀行那邊?美國的卡債問題
你怎麼跟我鬥

你怎麼跟我鬥?

😱 美國的卡債問題(4)最終章-從法律就站在銀行那邊?

看過前面三篇文章,應該可以大概理解美國的「信用卡陷阱」是怎麼回事了吧?

■ 信用卡陷阱全貌

  1. 以整個社會對「信用評分」的信賴推動民眾「消費」,以此減少民眾儲蓄、降低負擔風險的能力。增加「遇急難」民眾進入負債循環的機會。
  2. 透過對民眾財務資訊的掌握與信用卡廣告的強力推播,吸引「還不起的人」使用信用卡消費。
  3. 當民眾進入「循環利息」後,銀行便成為他們的「地主」,每個月向他們吸取可觀的「利息」。

雖然銀行依然不能「逼你花錢」、「逼你欠債」,但透過對社會規則的控制,以及無孔不入的諸多手段,美國的銀行似乎大幅增加了民眾「欠債」的機會。

而「實質廢除」高利貸限制的法規,更是讓民眾一旦欠債,便會逐漸走入「以債養債」逐漸成為現代佃農的悲劇中。

針對這個「社會問題」,原本該是政府介入的時候了。但事實上,這些年來美國政府一直被批評「受銀行控制」,相關法規的規定對銀行可謂越來越友善。

■ 銀行對政治的影響力

過去的美國禁止高利貸,並且有破產保護制度,因此銀行在審核貸款上十分小心,他們必須確保顧客有能力還錢,不然極可能血本無歸。

1978年以前美國的利率上限由各州規定,州利率限制約在5~16%間,多數州之係在10%以下。最重要的是,利率上限的計算係由民眾所在州決定。

然而1978年時,在幾乎暗箱作業、沒人公開討論的情況下,最高法院推翻了銀行法「銀行利率計算依民眾所在州規定」的規定,改為「銀行得於信用卡契約中與持卡人約定適用銀行公司設立所在的法令規定」,因此大多銀行總部皆設於南達科他州(該州無利率上限規定),也就是說,美國的高利貸限制幾乎等於被廢除。

近年來,銀行甚至把手伸進「破產保護制度」裡,根據法律刊物《Lexology》的說法,「在1997年至2005年之間,消費貸款業者不斷遊說參議院提出解決消費者破產濫用的法案。BAPCPA《防止破產濫用和消費者保護法案》在2005年通過,該法律的主要目的是使個人更難申請破產。我們有理由相信金融業藉由提供資源與美國政府保持良好關係以取得支持,例如在馬里蘭北美銀行以低利率借貸給民主黨議員James P. Moran四十四萬七千五百美元後,他接著就簽字支持BAPCPA法案,同時馬里蘭北美銀行也是當時的總統布希競選靜費的主要贊助者。」

銀行對政治的影響,不僅成功打破利率的法規限制,甚至消費者無力償還時使用的「破產制度」,都被法令限縮。銀行與資本的可怕,真的令人不寒而慄。

結論來說,還是只能老話一句:「儲蓄至上,小心使用信用卡。」信用卡很可能比大家想像的還可怕呀!